江鳉

原ID 陆烬
LOFTER认证:国家二级摸鱼运动员

【原耽】小狼狗和老狗逼 03

*娱乐公司总裁小舅舅X天才导演外甥(无血缘关系)

*年下攻,小甜文,每周至少更两次



 

  03

 

  “盐盐今天表现的不错,小舅舅很欣赏你。”郑一哲拍了拍他的肩膀。

 

  “欣赏什么?”贺言问。

 

  “欣赏你为了我的名誉打架,小舅舅很感动,请你吃大餐好吗?”郑一哲笑眯眯地,心情很好。

 

  “想打就打了,才不是为了你。”贺言觉得有一点别扭,这种为了某人打架的剧情感觉就很像初中小毛头为了班花打架。

 

  别人打架都是为了可爱女朋友,而他,却是为了小舅舅,这说起来就像是瞬间从校园纯爱故事变成了校园暴力教育片。

 

  郑一哲却觉得贺言这难得的别扭有点好玩。

 

  贺言小时候是个很乖很奶的小朋友,因为不喜欢撒娇,理智得像个小大人,所以偶尔为了安慰他,一脸认真地吧唧一口亲上他的脸颊的时候,简直不能更奶。

 

  郑一哲一直觉得,那时候的贺言,简直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朋友。

 

  可惜了。

 

  贺言小朋友越长大越不可爱,就像是从level1的小恶魔进阶成了大魔王。

 

  而且还越来越独立,长大一点的贺言,一个人决定了要艺考,自己找的培训机构,独自一人参加艺考,完全拒绝了他的支持,似乎不怎么需要依赖他这个监护人了。

 

  太独立了,他这个监护人几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所以偶尔看到很有主见的小大人贺言别扭的样子,让郑一哲不光觉得有趣,甚至还觉得有些惊喜。

 

  郑一哲停下脚步。

 

  校园里的暖黄色路灯映衬着他的身影,使他看上去像是在发着光一样,神情温柔又稍显忧郁。

 

  “干嘛突然停下来……唔!”贺言有些奇怪地回过头来问着,然后就突然被用力捏脸,一张俊脸被用力向外拉扯,竟然有点诡异的萌感。

 

  “唉,盐盐真是越长大越不可爱了。”郑一哲语气十分遗憾。

 

  “……”贺言无语。

 

  “盐盐小时候多好啊,还会奶里奶气地亲我。”

 

  “……”我现在在这里亲你,你怕是要吓尿。贺言腹诽着。

 

  “岁月是把杀猪刀啊,你能不能还我小时候那个可爱盐盐啊。”郑一哲一时之间感慨万千。

 

  “……你是不是母胎solo太久,脑子出问题了啊?”贺言一脸故作担忧。

 

  “你才脑残。”郑一哲抬脚就往他小腿踹。

 

  贺言优秀的闪避掉了第一波攻击。

 

  郑一哲继续踹。

 

  贺言继续躲避。

 

  ……

 

  这个时候学校里的学生都开始上晚修了,校园里自然没什么人,他俩在校道上一路嬉闹着,也不知不觉也走到了停车场。

 

  贺言一眼就看到了郑一哲的那辆骚红色跑车,竟然开了这辆车出来,可以说是非常招摇了。

 

  “我今天约了女孩子吃饭,结果你老师一个电话打过来,母胎solo终结之梦破灭。”郑一哲平淡地说着,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按了解锁键。

 

  贺言听了,愣了一下,笑了。

 

  “笑屁,上车,回家吃饭。”郑一哲上了车,一扭头发现贺言还站在那笑,觉得有点火大,瞪了他一眼。

 

  贺言上了车,从书包里掏出一盒牛奶,扣上安全带,就坐着喝。

 

  “天天喝牛奶,不腻?”郑一哲随口问道。

 

  “你嫌腻,所以你没有一米八。”贺言笑眯眯地插刀。

 

  “那我祝你永远179。”郑一哲恶毒地诅咒着。

 

  “那也比你高了。”贺言现在身高179cm,郑一哲身高176cm。

 

  “……你是狗吗?”郑一哲的内心开始呕血。

 

  “我是狗?那你也是了,我们就是相亲相爱的萌犬一家人。”

 

  “不不不,我们家只有你一个从人变成了狗的变异种……”

 

  “你就不是了?母胎solo单身狗。”

 

  “……”郑一哲的内心已经吐血三升,他早该知道的,吵架这件事上,他从来都杠不过贺言。

 

  贺言这条狗学什么导演,就该去学法律好吗?简直浪费才能。

 

  “噢对了,你之前艺考怎么样啦,我这两天太忙了没时间看……”郑一哲问。

 

  “我等下回家再告诉你吧。”贺言说。

 

  “怎么啦?没考好?没关系的,过几年来继承小舅舅的公司,让我提前退休安享晚年……”郑一哲说。

 

  “我怕你太激动,出事故。”贺言无奈地笑了笑。

 

  “第一?”

 

  “嗯。”

 

  “我靠!”郑一哲整个人都突然有了精神,一扫方才脸上的疲惫,一脸震惊地迅速扭头看了一眼贺言,但又因为正在开车,不敢多看。

 

  “……你开慢点。”贺言看着车速计上的数字突然飙升,无奈地说。

 

  “太给你小舅舅长脸了,盐盐。”郑一哲冷静了下来。

 

  “那你以后多投点钱。”

 

  “就知道想着我的钱。”

 

  “那难不成还要想着你的人吗?”

 

  “你怎么这么狗?天哪,我这些年到底养了个什么。”

 

  贺言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TBC

评论
热度(5)

© 江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