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鳉

原ID 陆烬
LOFTER认证:国家二级摸鱼运动员

【原耽】小狼狗和老狗逼 04

*娱乐公司总裁小舅舅X天才导演外甥(无血缘关系)

*年下攻,小甜文,每周至少更两次



 

  贺言的高中距离他们家不远,开车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贺言进电梯了才想起来,郑一哲今天说要请他吃大餐来着。

 

  “你不是说要请我吃大餐的吗?”贺言问。

 

  “对啊,回家吃。”郑一哲有一点心虚。

 

  “外卖大餐?”贺言挪揄道。

 

  “怎么会,你小舅舅我像是这么随便的人吗?”郑一哲这会儿烟瘾犯了,手指不自觉地就在摸口袋里的烟盒子。

 

  “……行吧,那我拭目以待。”贺言只觉得有些古怪,但也不太清楚郑一哲要干嘛。

 

  等他回到家洗了澡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他被套路了。

 

  根本没有什么大餐。

 

  郑一哲叼着烟,一边用ipad播番茄炒鸡蛋教程视频,一边皱着眉头打蛋。

 

  贺言严重怀疑他是想做烟灰炒鸡蛋。

 

  别人家吃饭番茄炒鸡蛋,他家就厉害了,番茄鸡蛋炒烟灰。

 

  贺言擦着头发的手没停,绕到郑一哲身后,提问:“做饭的李阿姨呢?”

 

  “她女儿生小孩了,请假过去照顾了,正好我学习一下怎么做饭……”郑一哲叼着烟,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

 

  “我怕你毒死我。”贺言一针见血地指出。

 

  “哪有那么好毒死,”郑一哲干脆把烟掐了,扔到垃圾桶里去了,想了想又补充道:“材料就番茄和鸡蛋,最多放点盐,你说说你能被什么毒死?”

 

  “被经过你的手的番茄和鸡蛋毒死。”贺言继续插刀。

 

  “都说了没那么好毒死的了啊?”

 

  “过了你的手,就不一定了。”

 

  “那你现在从厨房滚出去。”郑一哲瞪他。

 

  贺言默默地回到饭厅的餐桌前,坐着等他的番茄鸡蛋炒烟灰。

 

  五分钟后。

 

  郑一哲端着一盘样子还看得过去的番茄炒鸡蛋从厨房走出来,贺言开始有了不详的预感。

 

  “尝尝。”郑一哲说。

 

  贺言微颤着手,夹起了一块鸡蛋,吃掉了。

 

  “怎么样?”郑一哲好奇地问。

 

  “……你自己尝尝。”真的太难吃了。

 

  为什么只有番茄和鸡蛋还有盐作为原料,都能做的这么难吃?

 

  难道不是最多咸了或者淡了吗?为什么是苦的?

 

  而且竟然还有碎鸡蛋壳。

 

  这个人可能就是被上天选中命中注定要杀死厨房的人吧,不然真的无法解释的通为什么能够这么难吃。

 

  贺言真的太嫌弃了。

 

  郑一哲自己尝了一块,瞬间整张脸都皱在一起了。

 

  “太难吃了。”他说。

 

  您也知道啊,贺言默默地用谴责的眼神攻击郑一哲。

 

  郑一哲十分愧疚,默默地打开了手机点外卖。

 

  外卖到了以后,郑一哲难得地从沙发上起来了,主动承担了开门的责任。

 

  点的是一家粤菜,烧鸭,炒青菜,番茄炒蛋。

 

  贺言尝过一块外卖的番茄炒鸡蛋之后,忍不住开口吐槽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天选之人吧?”

 

  “啊?”郑一哲一愣。

 

  “被上天选中注定要杀死厨房的人。”贺言无情吐槽。

 

  “也许是吧。”郑一哲也很惆怅,今天难得没有反驳贺言的嘲讽。

 

  ……

 

  郑一哲带着贺言搬出来住的房子离郑氏娱乐和贺言的高中都比较近,为了省事,没搞老宅那套虚的,只带了做饭的李阿姨,家务活等他俩上班上学之后,老宅那边的佣人会去上门打理好,再悄无声息地离开。

 

  就这么住了三年。

 

  而且负责做饭的李阿姨也很有眼力见地在尽量降低存在感,不到做饭的时间不会出现。

 

  于是他们俩便习惯了房子里只有对方的感觉了,一时之间也懒得请其他佣人上门,觉得凑合凑合也还行。

 

  郑一哲就凑合凑合点了三个晚上的外卖。

 

  贺言都是沉默地吃着。

 

  直到第四天晚上,郑一哲下班晚了一点,一回到家,就闻到了一股十分诱人的饭菜香味。

 

  郑一哲以为李阿姨良心发现大发慈悲地回来做饭了,结果往厨房一看,身高接近一米八的贺言,穿着高中校服的白衬衫和黑西服裤,套着一件粉色围裙,在熟练地炒菜。

 

  这感觉像包养了什么可爱小男孩。

 

  等等。

 

  他什么时候会做饭的啊??

 

  小兔崽子八岁就到他家了,几乎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没见这人下过厨啊?

 

  十几分钟之后。

 

  贺言盛了两碗香喷喷的米饭,米饭饱满而富有光泽,一看就是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够煮成如此的境界。

 

  然后他又端上了一盘红烧排骨,一盘炒青菜,一盘番茄炒鸡蛋。

 

  等等,又是番茄炒鸡蛋。

 

  郑一哲心情复杂。

 

  一定要跟番茄炒鸡蛋过不去吗???

 

  但他还是第一个下筷子吃了番茄炒鸡蛋。

 

  那一刻,他真实地想把贺言吹爆。

 

  “太好吃了。”郑一哲实诚地说。

 

  检验一个厨师够不够格,要看他对番茄炒鸡蛋的把控是否精良,越是简单的菜,就越是考验厨师的水平。

 

  贺言的番茄炒鸡蛋,和五星级酒店的味道相差无几。

 

  郑一哲在这一刻甚至想叫他弃艺从厨。

 

  贺言给了他一个高深的微笑。

 

  “等等,你什么时候会做饭的?”郑一哲终于想起了问题的关键。

 

  “我一直就会啊。”贺言说。

 

  “???我怎么不知道?”郑一哲惊讶。

 

  “……我怎么知道你不知道。”贺言说。

 

  “那前两天你为什么不说你会做饭?我靠。”郑一哲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故意的。

 

  “那你也没问啊。”贺言无辜地吃菜。

 

  而郑一哲只想打爆他的狗头。

 

  世界上还有人能比贺言更狗的吗?

 

  没有了。

 

============TBC

存稿也没有了(

下一次更新大概是 四天以后吧

要忙一点事情




评论
热度(5)

© 江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