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鳉

原ID 陆烬
LOFTER认证:国家二级摸鱼运动员

【叶黄】我的老板是个神棍 02

*ooc.

*……方术是我瞎掰的,如有雷同,是我抄你。





02:玉裂





  黄少天就请人吃了碗兰州拉面,叶修也不嫌弃他穷学生。给太后请示了之后,拿着太后打过来的机票钱,带着叶大师回到了久违的G市。


  黄少天他爸妈热情的招待了叶大师,想说第一晚先为他接风洗尘,叶大师表示先干活再收钱,不白拿人民群众一分一毫。


  叶修在黄少天小姨家转了一圈,40坪的小房子,一个人住,就是位置不是很好,不像G市地区人挑房子的标准,坐北朝南,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大概是因为有一颗少女心吧,整间房子用的都是粉色系,虽然也不会恶心的诡异,但是黄少天每次来这个粉嫩嫩还有各种蕾丝修饰的房子,都觉得不太自在。


  “怎么样怎么样,房子看完了,得看看我小姨吧?”黄少天对叶修说。


  “我想看看你小姨买回来的那块玉。”叶修答。


  “在书房里呢,你什么时候去看看我小姨啊……我看我家太后那吞吞吐吐的模样,肯定不简单吧。”黄少天说着,给叶修开了书房的门。


  书房的布局是没有问题的。


  叶修环顾四周,最后还是把目光锁定在了玉上,也没有伸手摸,只是仔细的看了许久。旁边站着等了好一会儿的黄少天就等着他看出个什么名堂来呢,还想着要不要给叶修拿个橡胶手套放大镜什么的。


  “走吧,晚上再来。”叶修点了根烟,抽着烟就往外走。


  “啊?这么快?好吧。”黄少天还以为他要看很久,不过说的也是,要是真有那么玄乎,这大白天的也什么都不能干啊。


  叶修在小区附近找了个面馆坐下,点了碗牛肉面,黄少天也坐下来陪着他吃。


  “真的不用去看看我小姨吗?”黄少天怕旁边的人听见,压低了声音说。主要是这是小区附近,面馆里的客人肯定也是小区里的,这事儿要是一传十十传百的,那可要遭罪了。


  “现在去看就没用了。”叶修说。


  “也就是说明天去?那我们得起早点吧,叶修我明天早上喊你起床不许装死……”黄少天问。


  “知道了。”叶修说


  两个人吃完牛肉面,来到了附近的菜市场,黄少天看着叶修买了一只鸡,正好奇着他干嘛买鸡,叶修就拎着一只活鸡,带着他无比熟稔地穿梭在菜市场附近的几条老街里,找到了几家铺子,挑三拣四地买了些零零碎碎的五谷杂粮,还买了袋芝麻花生糖。


  “这糖怎么回事?”黄少天一脸好奇宝宝。


  “哥的零食。”叶修说。


  “那鸡你是打算晚上吃了吗,你这可算是公款消费啊我跟你说不能少我的份……”黄少天说着,心里想着,还真看不出来叶修这家伙竟然喜欢吃甜食,还是这么甜的,估计老了牙口就不行了。


  “那鸡,晚点你就知道了。”叶修卖了个关子,意图勾起黄少天对他神秘职业技能的好奇心,再将其拐入歪门邪道,咳,是正道。


  “……是要表演手撕老母鸡吗。”黄少天在心里吐槽着。


  傍晚,两个人吃了饭,叶修背着一个装了很多东西的书包,手拎一只挣扎着要飞出去的老母鸡,跟着黄少天就回到了他小姨的闺房。


  黄少天看叶修那个包挺重的,想说帮他背,结果被叶修拒绝了。他其实挺好奇里面装了什么,但是等完事之后再问会比较好吧,总不可能里面装的是分尸后的尸体什么的。


  ……还真有可能。


  黄少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很快,理智告诉他并不可能,毕竟尸块是会发出气味的。


  大晚上的自己吓自己也真是够了。他想着。


  叶修让他在旁边看着,然后把老母鸡绑在了水管上,开始抽老母鸡的血,血液流到了盆里,叶修双手沾上了鸡血,走到书房里,把那块玉抱了出来。


  先是仔细的摸了一把那块玉,又用清水洗净,在上面抹了一层透明的粉末,黄少天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大晚上的看不太出来。


  放了一盆子的鸡血,画面看起来极其血腥,此时此刻的叶大师像极了虐待动物的变态,要是黄少天这个时候拍照威胁叶大师要传微博,估计能敲诈一大笔软妹币。


  最后叶修终于放过了那只鸡,把玉放入鸡血盆子里,洗干净手,让黄少天把那只鸡带回去让太后堡个鸡汤。


  他把鸡血盆子放到了黄少天他姨家的门口,然后带着黄少天极其熟稔地去吃夜宵了。


  黄少天吃着鱼豆腐,抬头问叶大师,为什么明明没有用到今天买的五谷却买了呢?


  叶大师身为一个江湖上流传已久的传说,自然是满足了黄少天这个世俗之人的好奇心:“你不说我都忘了……”


  “嗯?你忘了什么?你该不会哪里出了什么差错吧?”黄少天握着筷子的手颤了颤,鱼豆腐也跟着颤了颤,鱼豆腐上的香料也跟着颤了颤,空气里的烤鱼豆腐气味也跟着颤了颤……


  “是差点忘了。”叶修让他稍安勿躁,吃了口烤翅,“把今天买的五谷杂粮拿回去煮饭,明天拿给你小姨吃,只有你小姨能吃,懂不懂?”


  “……懂了。”黄少天咬了一口鱼豆腐,“你靠不靠谱啊到底。”


  “不要小瞧哥的实力嘛,小朋友。”叶修说着又叫了一只烤翅。


  黄少天拿着太后给他的钱买了单,然后就回家送鸡送五谷去了,叶大师背着包一个人回的酒店。


  第二天大清早的五点钟,黄少天就被叶大师叫醒,去他小姨家捣鼓那块玉。


  黄少天小朋友揉着惺忪的睡眼,突然发现那块玉竟然裂了开来。


  他惊了一下,凑上去仔细看了看。


  正想上手,就被拍掉了,叶修让他到边上去看着就行。虽然有点不爽,但是也知道这种东西不能随便碰,是自己的错。


  黄小朋友搬了个板凳在旁边看。


  叶大师洗净玉之后,那块玉的成色很明显变了,裂缝也大了很多,看着就像……一块老玉?!


  他小姨不是说这是刚开光的新玉吗?!


  黄少天有些背脊发凉。


  叶修见怪不怪了,看到旁边黄少天那副惊讶又有点害怕的小表情,不免觉得有些新鲜,于是打算吓唬吓唬他。


  “你刚刚要是摸了,那可就不得了了……”其实只是因为没洗,脏。


  “……”黄少天吓得缩了一下。


  “逗你的,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不禁逗哦……”叶修捧着一块玉,走出了房子。


  黄少天十分怨念地关好门跟了上去。


  两个人搭上了的士,要去这附近的一个江的上流。的士司机还一副这玉这么大块不得了的嘴脸,一直侃侃而谈玉这种东西怎么样怎么样的。


  黄少天心想,要是知道了这块玉的变化,那司机估计话都说不出来了。


  很多人都知道,玉能挡灾。


  于是就有了很多奇怪的都市传说,在黄少天关于玉的概念里,还真没有想过那块玉真的跟他小姨的怪病有关系。


  叶修下了车,让的士司机在原地等。


  黄少天也跟着下车了。


  然后就看到叶修把那块玉扔到了江里,用江水洗了把手。


  时间还早,叶修干脆带着黄少天回酒店补眠。

 

  结果就是,九点闹钟响了,黄少天催叶修起床。叶大师捂住耳朵免受垃圾话攻击,支支吾吾明显没睡着地说,中午再过去。


“不是说九点去医院的吗,怎么改中午了?嗯?”黄少天垃圾话攻击失败,于是采取了肉体攻击,咳,挠痒痒。


  “就你话多。”叶大师被骚扰的没有办法了,终于是起床了。


——TBC.


这文,不拖剧情。


那个玉扔江水里的是某个百度知道里说的……反正大家不要认真,这文纯属瞎掰。


大半夜的写这玩意儿有点渗人...白天又没有气氛,唉。


评论(4)
热度(66)

© 江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