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鳉

原ID 陆烬
LOFTER认证:国家二级摸鱼运动员

【叶黄/高干】致命吸引 02

*ooc。

*高干paro

*目前不明属性的黄少x暂时是小混混的叶修(我,不剧透w。

*谁比谁更流氓决定上下位置的故事。



   “那也得看你够不够格。”叶修唇角微翘,眼神似有若无地扫了几眼黄少天的裆部。对付小流氓的方法只有一招,就是比他更流氓。

  流氓这个词有很多种定义。

  可以是娇弱女性被性骚扰时大骂的话,也可以是调情专用的情话……至于这里的流氓这个词究竟是什么定义,这个我们知道就好,一切尽在不言中。

  黄少天感觉自己被鄙视了,叶修这种嫌弃的眼神真是有够拉仇恨的。

  “它也不小啊。”黄少天眼睛亮晶晶地,用一种我今年才三岁的眼神说话。

   叶修点了根烟,“没兴趣观摩黄公子的龙根。”然后他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走之前还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着黄少天略微鼓起来的某个部位。

  “……”叶修我操你大爷。黄少天有点小烦恼,但是这会儿虽然被撩起了火那人也不帮忙解决,可他不知道为啥就是觉得心情特别好,好的他都愿意去挤兑张佳乐了。

  他看着叶修走在路上的背影,橘黄色的路灯在叶修身后勾勒出了叶修长长的人影,此情此景就好似多年以前的某一天。

  黄少天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心情好的就要摇尾巴了,走着路的步子都是一蹦一跳的……这种行为放在任何一个穿着西装裤和皮鞋的176cm的男人身上都会有一种违和感,但是黄少天没有。

  七叔的儿子被打的身上好几块骨头都碎了,罗辑这个人不爱生气,但是真的惹怒他了,和人打起来之后他就会用医学生的优势哪儿疼打哪儿。

  骨头都碎了的话,就不应该是弄没了人一份作业的事情了。

  当然事情还有很多种可能性。

  这个都是你我所无法预知也无法阻止的。

  “死不了吧?”黄少天轻轻踢了他一脚。

  “下手太狠了。”青年低着头痛苦地说。

  “怕了?现在才知道怕了?早跟你说好了怕了就不要和我开启组队模式嘛,你看看你现在这一身伤的,”黄少天坐在高脚椅上,还晃了晃够不着地板的一双长腿,看着特勾人,“哎你都这样了,放心吧我会帮你报仇的,但是不好意思,我的队友不要缺血状态的。”

   “过河拆桥。”青年懊恼地说。

   “彼此彼此。”黄少天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向他走过来的,不远处的叶修,“叶少这是终于想明白了要和我玩一把419了?”

  “不敢不敢。”叶修抽着烟,薄唇微启,在空气里吐出了一个一个的烟圈,漂亮极了,“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这儿,A市,我的地界。”

  “我又没说我要跟你抢地盘。”黄少天微笑,然后真走人了。

  当然,他一开始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上叶修或者像八点档纯情片女主角一样谈个恋爱,更不是小学生式追求爱你就要欺负你。 不过现在看来叶修这个人能占着A市这个盘龙卧虎的地界,也是有他的原因所在的,这个人还是有点意思的。

  ……

  黄少天这会儿还得去赶一个局子,说是饭局,可这个时间点都能吃夜宵了,还接风洗尘呢,也不知道这群人脑子怎么长的。 接待的小姐走在前面跟他说着分别来了谁谁谁家的公子,无非就是那几个人嘛,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他这会儿眼尖地注意到了一个人走进了隔壁包厢,还是个老熟人。

  眼前一亮的同时也不免要在心里吐槽一下,A市人是不是都喜欢在吃夜宵的时间聚会啊。

  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

  果然说好的晚饭已经变成了夜宵了,而且这夜宵连个影子都没有,一进门就看到张佳乐这傻逼在鬼哭狼嚎地唱歌,跑调跑的也不知道在唱些什么。

  张佳乐冲他招了招手,“黄少天你快过来,咱俩一块唱歌啊。” “唱爸爸去哪儿吧。”黄少天微笑。

  张佳乐还真答应了,而且还唱的熊孩子的部分,黄少天唱了一句就觉得自己特傻逼,跟傻逼待一块果然会拉低智商下限,于是乎也不唱了,就看着张佳乐一个人和原唱一起唱完了这歌。

  看着张佳乐毫无生气的迹象的表情,黄少天就知道他肯定是被灌醉了,张佳乐只有在喝醉了的时候才不会和黄少天说话不超过十分钟就吵架。

  旁边一群人发现他来了,自然也是凑过来一口一个黄少的叫,有的还叫着叫着就喊上少天了……这群人也是很自来熟的,不过自来熟的人都比较好交朋友就是了。

  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是,有个女的一直往他大腿上蹭。

  黄少天对着她微笑。

  笑的她直冒冷汗,就匆匆忙忙地跑了。

  “瞧你又在吓人了。”张佳乐凑过来吐槽了一句。 黄少天摆了摆手,“她胸太大了,白花花的,两坨软肉,就往老子手臂上蹭,蹭的我都……”

  “都什么?”张佳乐期待脸。

  “都起鸡皮疙瘩了。”黄少天一脸被恶心到了。

  这时候黄少天接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电话,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黄少,您要办的事情都办妥当了。”

  “那谢谢你了啊。”黄少天说完就挂了电话,起身和周围的人说了声有事儿先走了。

  “啧。”张佳乐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走到了隔壁包厢。

  ……

  黄少天推开门的时候,陪着叶修的这群人有些诧异,问他是不是走错包厢了,他也没回答,就微笑地看着他们。

  一群人被他看的毛毛的。

  “叶少,来打牌吗?”黄少天心情特好地往沙发上就是一坐,翘着二郎腿的时候露出了白皙的脚踝,在灯光的照映下显得略微有一丁点色情的味道。

  “打什么?”叶修抽了口烟。

  “你会什么?”黄少天从果盘里找了颗橘子味棒棒糖出来,拆着包装塑料纸。

  “斗地主,锄大地。”叶修说。

  “……”黄少天只能微笑,这人怎么就是不按剧本来呢?能不能好了?

  最后两个人玩了一晚上斗地主。

  ……黄少天输了一个表。

  为什么说是两个人呢,因为来帮忙的乔一帆完全和叶修站一边。

  黄少天这是被坑了一把,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个,至少他的目的达到了,就只是和叶修打个纸牌而已。

  ……

  黄少天在开车回住处的路上,下起了蒙蒙细雨,车里放着一首《情人》。他接了个电话——是叶修的声音:

  “你到底想干嘛?”

  “你猜?”黄少天轻笑着回答,声音故意低哑着,听起来色情极了。

——tbc.

评论(11)
热度(136)

© 江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