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鳉

原ID 陆烬
LOFTER认证:国家二级摸鱼运动员

【叶黄/高干】致命吸引 01

*ooc

*高干paro……。

*大概是个谁比谁更流氓决定上下位置的文。






  叶修不耐烦地用食指不断抚摸着未点燃的烟,斜着眼看旁边包荣兴膝盖上的笔记本屏幕上的游戏画面:包子入侵拿着板砖被一群人追杀。

  看久了也怪没意思的,于是只好回归正题。

  旁边的乔一帆等的有些急了,都这时候了怎么叶修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你刚刚说什么?”

  又要给小朋友上课了。魏琛在角落的沙发对着一颗仙人球吐烟圈,听到叶修这一句,心里默默吐槽了好几遍叶修这个垃圾。

  垃圾,不是说他菜,而是说他脏。

  脏,也不是说个人卫生问题,而是说他这个人心脏。

  乔一帆复述了一遍,陈果的网吧被砸了,是七叔那帮人干的。

  “你就没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吗?”叶修挑了挑眉,“我一直觉得你很聪明的啊,不过没关系,你还小。”

  “有,但是,事实摆在这了!”乔一帆解释着说,其实他也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太对,七叔都快隐退了,犯不着和他们杠上啊。但他调取录像确认过了人脸,这带头的确实是七叔的人。

  “有时候你看到的不一定是对的。”包荣兴突然正经脸的开了口。

  叶修用一种孺子可教也的眼神看着他,开口说:“也不一定是错的。”

  “所以你看到的那个人有几种可能,第一种是整容了,第二种是人皮面具,第三种是真的是他本人,但是被下蛊了,附身了,也可能是被夺舍了。”包荣兴继续正经脸。

  “你最近都看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叶修特无奈地吐槽了一句。

  “晋江纯爱小说。”包荣兴说。

  他话一出,一旁打着游戏的苏沐橙就像是被系统触发到了什么敏感词一样,手抖了一下。

  “回归正题啊,别给我歪楼。”叶修翻遍了全身的口袋,也没找到打火机,蹭到魏琛旁边打算借个火,结果魏琛这丫还不借,说是新买的打火机老贵老贵的自己都舍不得用。

  这打火机不就是用来点烟的吗,还能用来烧饭烧坏了啊。叶修腹诽道。

  “我觉得七叔犯不着跟咱们对上,可他那个人也不是能随便使唤的,”乔一帆整理好了思路,“那也就只有七叔他儿子了。”

  “果然聪明,”叶修说,“可七叔他那儿子也没这么大战斗力吧,手指都没他爸多呢他来掺和个什么劲儿啊。”

  “……明白了。”乔一帆恍然大悟,这是背后有人在玩他们呢,细思极恐,然后告辞。

  叶修终于在一个木柜子的抽屉里找到了打火机,心情微微变好了起来。走到魏琛旁边轻轻踹了他小腿一脚,“还不去带孩子。”

  魏琛鄙视地看着他,自己拉进来的新人就该自己带啊,压榨老烟友这算什么啊。纵使心中万千个理由不愿意,可也还是跟着乔一帆出了门。

  “你猜猜是谁?”苏沐橙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句。

  “猜对了又没钱。”叶修摆了摆手,这种上赶着被坑的事儿他才不干。

  “切。”苏沐橙继续打游戏。

  ……

  这会儿酒吧里正热闹呢,男的女的,各式各样,各款各号的,你都能找到。可人群中的焦点只能给设定中自带圣光的男人,比如说吧台边上坐着的那个穿着米奇T恤的男孩子。

  一头栗色的头发,背后看着发质应该摸起来是软软的,皮肤也不是特白的,是带点小麦色的那种,在灯光的照映下他的后颈看起来显得特别色情。无数年少时身怀阳光美少年恋爱梦想的女士们想上前揉揉他的脑袋,可对上他的眼睛,就什么想法也没有了——黄少天不喜欢别人打断他说话,虽然他话多,可是也不喜欢话说到一半被人打断啊,他也会生气瞪人的。

  掩藏在阳光气息下的冷静,又残酷的眼神。

  当然是特意练习出来凶人的。

  “哎你别吓唬女孩子啊,这女孩子就应该用来宠爱的,软软的多棒啊。”张佳乐不满地吐槽他。

  “我要报警了,酒吧老板对女顾客欲行不轨。”黄少天吐槽了一下,“哎我说到哪儿了,噢,就是我玩了一把小心机。”

  “你确定真的要为了一个帅到爆表的开场来绕这么大一圈?”张佳乐问他,其实张佳乐自己心里觉得他这哥们这逼装过头了,谁会为了老友相遇的一个开场就绕一大圈耍心机啊,这不是犯病吗?

  黄少天抿了口啤酒,皱着眉头开口:“我乐意不行啊。哎你还是给我换果汁吧,凉的牛奶也可以,酒的味道苦了吧唧的,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喝的下去。”

  “行行行,大爷,臣妾这就去伺候你。”张佳乐转身给他找牛奶。

  “该叫皇上。”黄少天勾了勾嘴角。

  “操。皇上你怎么还穿卡通T恤啊,不够拉风不够装逼啊。”张佳乐这会儿也是只能扒拉着黄少天身上唯一值得吐槽的地方去吐槽。

  “我妈给我寄的,香港迪士尼打折,买了好多,能穿一个夏天。”黄少天得意地说,“怎么啦羡慕啦,我妈就是对我这么好,想要吗来求我啊,我肯定分你一半的,到时候咱俩一块穿出街,多帅啊一样的衣服……”

  黄少天还没说完,就被张佳乐捂住了嘴,张佳乐气呼呼地吼他:“黄少天你大爷的你给我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老子这烦人。”

  “噢,好。”黄少天像是突然得了个灵感,还真跳下高脚椅走人了。就是没付账,张佳乐默默在账本上记了他一笔,他这利息的算法,过不了几天这笔帐就能变成一部肾6。

  ……

  叶修倚在墙边看被打的身上没多少块好肉的七叔那儿子,微微皱了皱眉头,罗辑好像过了点?不过也在情理之中,人做着作业呢,弄了好几天,突然电脑被砸坏了,不生气才怪。

  “你们想怎样。”青年低着头说。

  “一半。”叶修说。

  “三分之一。”

  “成交。”叶修弯了弯嘴角。

  老妇女逛街的法则在任何砍价的时候都适用,比如说叶修的预期是四分之一,他夸大了说一半,没成想七叔的儿子这么有骨气,三分之一说给就给了,也是很大方的。

  这足足的三分之一啊,七叔这么多年来三分之一的人和地盘啊。叶修心情好的就差当街高歌了,当然没唱歌这也和他音乐细胞不太好有关系。

  刚走七叔儿子的会所出来没两步,就看到了一辆特骚包的黄色跑车开了过来,驾驶座上下来了一男孩子,穿着黑色暗纹衬衣,西装裤包裹着一双又长又直的腿,人和车一样,一股浪劲儿。

  男孩子凑过他的耳边,轻声在他耳畔说:“叶少,好久不见啊。”

  “黄小公子多日未见个子高了不少啊,伯母给你灌了很多牛奶吧。”叶修勾着嘴角,一针见血地说话。

  “靠!叶修我操你大爷!!”黄少天瞪圆了眼睛,看着就跟炸毛的小猫一样。

  “我大爷你也操的下口啊,你小时候的尿布还是我大爷帮着换的。”叶修也不急着去哪,反正心情好,也就陪着这小崽子唠两句家常。

  “那我操你不就行了吗。”黄少天坏笑着打量着叶修,那目光就像是把人全身舔了一遍,色情又炙热的很。

——tbc.

黄少这也是很拼,为了装这个逼舍弃了米奇T恤【。

掺杂了一点黑道的乱炖(๑•̀ㅂ•́)و✧

不知道会写多长……。

评论(13)
热度(240)

© 江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