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鳉

原ID 陆烬
LOFTER认证:国家二级摸鱼运动员

【叶黄】星河 29






  黄少天从赛场里出来,心里郁闷的要死,虽然说比都比完了心再塞也没办法改变结局,不过他还是觉得心塞塞的……于是他决定转移注意力。


  诶,下雪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就穿了件连帽衫,雪花粘他的黑卫衣粘了一身。


  远远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打着一把充满少女气息的美少女战士伞,他依稀记得黄色头发的是他童年时期的女神月野兔,其他人叫什么他忘了……等等,那不是叶修么?


  黄少天眼前一亮,蹭地一下钻到了叶修伞下。


  “老叶你不是说不来接我吗……诶你这伞真好看,沐沐买的吧?回头让她把网址给我发一下。”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盯着月野兔的脸看,像是在逃避着叶修的目光。


  叶修静静地听着他叨叨絮絮地说着一大堆无关紧要的话,时不时回他个“嗯”“好”这种单字,黄少天也不觉得尴尬,两个人关系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算不说话,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也不会尴尬,不过这其中一个人是黄少天,那就是怎么也安静不下来的了。


  叶修站在街道边拦着的士,看着黄少天抖得要死还嘴硬说自己这是抗寒体质,南方没有暖气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下点雪算什么。


  “啧,你们那G市可冷了。”叶修一边讽刺着黄少天的说辞,一边把羽绒服脱下来,虽然明显这衣服放久了一股馊味,但是黄少天却莫名感觉很满足。


  “G市那是湿冷,湿冷才是最可怕的好吗!”黄少天一边拉着拉链一边说,“谢啦,真暖,下次把我的外套借给你穿,绝对没有馊味。”


  叶修也不回他,嘴角微微翘起,拦下一辆的士,把黄少天塞了进去。这大冬天的拦个的士也不容易,叶修自己把外套给了旁边这只小黄毛,其实他也冷的要命,他是打着打着荣耀然后突然想起黄少天快比赛完了,才匆匆套了个羽绒出门的,所以他身上也就一件毛衣。


  黄少天作为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外表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其实心细的很呢,叶修把外套给了自己然后默默挨冻,他也是看在眼里,想着回去得给这人冲一包小柴胡,大冷天的就穿个薄毛衣,这人是想感冒吗?


  “老叶我们这是回哪啊?”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回家。”


  “你家?”


  “难不成还是你家?”


  “我靠……听说你家里很复杂啊,我会不会因为刷微博到半夜两点被剁成肉酱扔出去喂狗或者喂猪啊?听说现在的猪营养吃的比人还好……”黄少天担忧地打开了阳澄湖大闸蟹的喂养相关视频,看着大闸蟹们每天的食物忧伤地说着。


  叶修扶了扶额,这什么奇怪的脑洞?


  “就我一个人,我弟给的房子,虽然小了点,不过能睡。你说你这什么毛病啊,每次出来比赛只要我在就得往我这凑……”叶修说着撩了撩黄少天的刘海,这人头发真软,听说头发软的人心也很软,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的士司机开始扯着有的没的,黄少天饶有兴致地一边跟的士司机讨论着全国各省的发展前景,一边刷着微博看粉丝给他上一条微博的评论,叶修也没心情听,前一晚通宵打游戏,这会儿正累的眼皮打架呢,不一会儿就倚着黄少天的肩膀睡着了,黄少天刷着微博也没多大感觉,一抬头就看到叶修的睡脸。


  这人睡着的样子还是挺乖的,虽然好像因为太宅不好好锻炼还有熬夜搞的整个人脸色苍白苍白的。


  黄少天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叶修身上,这会儿他已经不冷了,的士里还有暖气。


  “你跟你哥们感情真好。”的士司机说着把电台的音乐声关小了一些。


  车窗外是B市喧嚣的夜景,多少人在这里迷失找不到方向,垂死挣扎,醉生梦死,来来去去的,很多人离开,又很多人来了,也不知道他们要找的究竟是什么。这是电台DJ无病呻吟的词句,黄少天听着听着也有些小惆怅,然后他又想了想,老子又不是B市人在这忧伤个鬼啊?


  噢,他肩膀上睡着的这只是个B市人,不过黄少天觉得这人都快成H市人了。


  大概是睡的不太舒服,叶修蹭了蹭黄少天的肩膀,换了个姿势靠着黄少天。弄的黄少天老有一种自己其实是个人型抱枕的感觉,虽然说他就算是个人型抱枕也不愿意被叶修这家伙蹂躏。


  终于到了,黄少天捏着叶修的鼻子把人给憋醒了,叶修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眯了眯眼看着黄少天,眼神慵懒而危险。


  付过了钱就拉着黄少天往家里走去,什么也不说。


  黄少天想着,这人大概是有起床气吧?


TBC


===================

好久不见,其实我放假两三天了【

嗯,一号之前完结掉它,请好好鞭挞我!

字数还是少了点……等后面走剧情吧。

下一章再喂你们吃个糖就要走剧情啦

评论(2)
热度(16)
  1. 雲飛揚江鳉 转载了此文字

© 江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