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鳉

原ID 陆烬
LOFTER认证:国家二级摸鱼运动员

【原耽】攻灵魂寄居在受身体里的狗血大纲文(一)

*看了《our sky》offgun篇的脑洞产物。



01

 

  受的电话响了,他这时正给三年二班的同学们开家长会,墙上的时钟刚好是晚上八点半,他向家长们示意自己要稍微失陪一下,就拿着手机到教师外的走廊接了这个电话。

 

  说是攻出车祸了,现在在送往医院的救护车上,受的手机号是攻的紧急联络人,请他过去一趟或者通知家人过去。

 

  受拿着手机,大脑一片空白,但身体却非常冷静地去办公室喊副班主任老师帮忙继续主持家长会,原因是家人出车祸了。

 

  受不敢开车,打车去的医院。

 

  的哥见受的脸色很差,又是赶着去医院,连忙安慰受,说了几句家里人会没事的这种话。受听着的哥的安慰,心里好受了一点,但仍然有不太好的预感。

 

  去到医院,攻已经在抢救了。

 

  受坐在抢救室的门外,给攻远在国外的家里人打电话说明情况。

 

  期间,医生出来过,让受代亲属签字。受颤抖着声音,边签字边问医生:“他会没事的吗?”

 

  医生摇了摇头,“不好说,我们只能尽力。”

 

02

 

  最后抢救结束,命是救回来了,但人还需要观察。

 

  医生说有可能会长时间昏迷。

 

  受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在攻的病房外抽了一夜的烟。

 

  去上厕所洗手的时候,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他苦中作乐地想:还好今天是周末,不然要被学生们笑话的。

 

03

 

  受安排好了相关事宜,请好了护工。

 

  攻的家人下午来了医院,攻的爸爸上来就给了受一拳。

 

  “你就是这样照顾他的?”

 

  受沉默了十几秒,低着头,说:“对不起。”

 

  攻的妈妈拉了拉攻爸爸的衣袖,说受也不容易。

 

  攻的爸爸一直在一旁抽烟。

 

  攻的妈妈看着攻昏迷的样子,心都碎了。

 

  但看着受魂不守舍,也心疼这个她儿子爱着的年轻人。

 

  “他会醒的,他都为了你丢下了我和他爸爸回国找你,肯定不会丢下你的。”攻的妈妈拍了拍受的肩膀,安慰道。

 

  “……嗯。”受哽咽着说。

 

04

 

  攻的父母都是大忙人,爸爸是纵横商界的老霸道总裁,妈妈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知名钢琴家,两个人能抽出几天时间已经是极限了。

 

  攻这边有好几个护工照顾,还有受每天下班过来陪护,攻的爸妈见状也放心回国外忙碌了,临走还让受不要那么辛苦,粗活都交给护工就好,多陪攻说说话,说不定哪天就醒了。

 

  受说:好。

 

  当天晚上,受玩着攻的手指,跟昏迷状态的攻说:“叔叔阿姨又回X国忙工作了,现在你又只有我一个人了,其实我一直都很想问……你有没有后悔过,回国来找我。”

 

  攻和受是大学同学,两个人一直双箭头但不敢告白。

 

  毕业之后受选择去教书,攻出国去自己家公司总部上班。

 

  某天攻加班摸鱼的时候,刷到喝醉了的受在微博上写自己大学喜欢过一个男生,很喜欢很喜欢,现在也还很喜欢,但是不敢说,最后毕业对方出国了。

 

  攻当时立马就像打了鸡血,辞职回国找受,然后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如果你不回来找我的话,你现在就不会躺在这里。”

 

  “……那我宁愿你没有回来。”

 

  宁愿你没有喜欢过我,这样你就不会为了我留在这里,不会像这样出车祸躺在病床上。

 

  受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溢出。

 

  攻的手指动了动。

 

05

 

  第二天是周二,受醒来,看到攻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

 

  激动地按铃让医生来,医生来了之后,也没有检查出任何攻有要苏醒的迹象。

 

  只说可能是攻身体的自然反应。

 

  受听了,又在病房外抽了好一会儿烟。

 

  算了,他肯定不会丢下我的。受心想。

 

  【别抽了。】是攻的声音。

 

  受惊了一下,欣喜地望着病房里攻的身体。

 

  【没有,我在你的身体里。】

 

  “我是精神出现问题了吗……”受苦笑着自我吐槽。

 

  攻开始给他解释,说自己昨晚意识模糊了好一会儿,再次清醒就是受醒来之后了,发现自己的意识,又或者说灵魂,真的在受的身体里面。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受其实是有点开心的,总算能感知到攻的存在了,但他又很担心攻能不能回到原先的身体之类的问题。

 

  【走一步算一步吧。】

 

06

 

  前面也说了,这天刚好是周二,所以受还是要去上课的。

 

  受是一个教地理的初中老师,每周课不多,但是他是初三二班的班主任,所以也没得清闲。

 

  攻在受的身体里,陪着受,用受的视角感受城市里的事物,感觉十分微妙,有一种“啊他眼中的世界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受跟其他老师打招呼,有个年纪相仿长得也不错的数学老师,对受有一点好感,说受这几天脸色不太好,让受过去吃糖。

 

  “啊,谢谢谢谢。”受笑着说。

 

  “杨老师今天心情看起来还不错啊?家里人情况是有好转吗?”受的同事问。

 

  “是呀。”受一看就心情很好。

 

  【别对着他们笑了。】

 

  [你吃醋了吗?]受在心里回答。

 

  【哼。】攻气呼呼的。

 

受脑补了他平时假装跟自己生气的样子,笑得更开了。

 


评论
热度(3)

© 江鳉 | Powered by LOFTER